我和孩子的读书故事

来源:本站 2020-12-31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孩子生长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作为父母,陪伴孩子生长的方式有许多,跟孩子共读书就是其间的一种。我和孩子的共读历程,细细思索,渐渐回味,常常能在脑海中幻化出孩子生长中的一次次定格。
  记住孩子还很小的时分,我给他买了一套漫画版的《三十六计》,并常常说给他听,也要求他每天自己要看一个故事。孩子或许被艳丽的插图所招引,读书很认真,一个故事常常要我陪他读两三遍,并且随时开启“十万个为什么”模式。一开始我觉得有点烦,但看到孩子那张萌萌的脸和真诚的目光,我也就耐着性质回答他的问题。渐渐地我发现,孩子读书的爱好越来越浓,主意也越来越新奇,常常能表达出与众不同的见地,我也渐渐理解陪孩子阅览真的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工作。
  跟着孩子的渐渐生长,我们共读的方式从刚开始的我讲他听,渐渐变成他讲我听,再发展成共读探讨;从最初的童话故事,逐渐扩展到自然科学,再到现在的包罗万象,不管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我也非常享用与孩子间的阅览互动。记住有一次和孩子一起漫步,他爱好盎然地和我探讨《三体》这本书。说实话,他能看懂这本书,我有点诧异。我问他,“你怎么会看这本书?你看得懂吗?”他看着我有点惊讶的表情,得意地告诉我,“当然看得懂,我看了《流浪地球》电影后就去图书馆把能找到的刘慈欣写的小说都看了一遍,看不懂的地方我就去找百度。”听他给我解释什么是“低维打开”,什么是“量子羁绊态”,说得头头是道,瞬时让我感觉到孩子长大了,他知道自己如何去获取自己想要的常识。
  杨绛曾说过,好的教育要启示爱好。我不能陪孩子一辈子,但我要趁他年少兴趣正浓而方向未决的时分,给他一种可以终身受用的兴趣,陪着他一点一滴通过文字去知道这个国际,去丰盈他单纯的魂灵。期望未来他有了更大的视界时,能不羞不怯,面对精彩斑斓的生活,能不惊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