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玩笑”引发的网络暴力

来源:本站 2020-12-16
  一个“打趣”引发的网络暴力——杭州女子取快递被造谣事情调查
  12月14日,吴妍(化名)收到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的立案通知书:“经审查,申述契合法定受理条件,本院决议立案审理。”
  8月初,一段小吴被偷拍的视频在网络流传,假造的谈天截图演绎出“少妇越轨快递小哥”的故事。4个月过去了,被网络流言摧残的小吴提起刑事自诉,让法律给她一个“说法”。
  一个流言带来的个人灾难
  全部都源于4个月前的一场“意外”。“就像是你每天正常走在马路上,突然被广告牌砸到一样。”小吴对“新华角度”记者说。
  8月7日清晨,一位朋友提醒小吴,有人在网上传播“少妇越轨快递小哥”的音讯,女主便是她。
  小吴惊呆了。过后得知,7月7日她到楼下取快递时,被便利店店东郎某偷拍了视频。郎某随后与朋友何某“开打趣”,假造谈天内容,发至微信群。通过不断转发,流言在互联网发酵。8月7日早上10点,音讯已传到小吴地点的公司,全部的领导、同事都看到了。小吴当天就报了警。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8月13日发布警情通报,称郎某和何某捏造谈天内容,并截图发至微信群,形成不良社会影响。根据相应法律规则,警方对二人分别作出行政拘留处罚。
  但对小吴来说,流言形成的影响,并没有跟着问题的弄清而结束。
  小吴提供给记者的一份依据显示,8月8日,某微信公号发布了《这谁的老婆,你的头现已绿到发光啦!》的文章,至8月11日公证时,点击量为1万次。到9月20日,多篇网帖的总阅读量达60660次,转发量为217次。
  小吴也收到大量询问及谩骂的信息。“一个在国外的朋友看到了捏造的传播内容,把我臭骂了一通,说我和别人越轨的作业全部人都看到了。”她说,朋友在知道自己未婚未育的状况下,都更愿意信任网络的声响,这让她很难承受。
  “作业产生大约一周,我就被公司劝退了。”小吴说,由于一是影响到公司的名誉,二是她需求时间处理这件事,无法复职,影响到了正常的作业。
  9月8日,小吴被医师确诊为“抑郁状态”。“我拿着厚厚一沓检测陈述,医师非常温顺地说,这件作业对你的伤害真的那么大吗?听了这句话,我的眼泪瞬间就出来了。”她说。
  随后,小吴男朋友的作业也丢了。小吴说,由于他要四处出差,但其时不可能丢下心情失控的自己,有必要照顾她,和她一同解决问题。
  提起刑事自诉
  8月30日,小吴发布微博说,决议抛弃深究刑事责任的权力,但要求郎某和何某发布具有诚心且画质合格的道歉视频内容,并补偿损失。
  郎某、何某在承受媒体采访时表明,已在8月底录制视频道歉,也承受补偿要求,但以为小吴提出的金额不合理。
  而小吴以为,这件事形成的损失已远远超过她提出的补偿金额。更令她不能承受的是对方的态度。她说,郎某觉得“自己只是开了个打趣”,而且至今从未当面说一句对不起。
  10月26日,小吴委托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郑晶晶向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提交刑事自诉状及依据材料,要求以诋毁罪追查郎某和何某的刑事责任。
  根据刑法规则,以暴力或许其他办法公然侮辱别人或许捏造实际诋毁别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控制或许剥夺政治权力。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使用信息网络实施诋毁等刑事案子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说》,使用信息网络诋毁别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则的“情节严重”:同一诋毁信息实践被点击、阅读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许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
  12月14日,记者来到网曝事发地点,见到郎某的父亲。他说,作业已过了好久,“最初便是个打趣,后来的传播我们也没想到。”他说,最近有很多媒体来跟进此事,儿子已不在店里经营了。记者曲折联系上郎某,他表明现已知道诉讼的作业,“全部以法院判定为准吧。”
  维权存难点,让“键”下守法成为习气
  4个月后,小吴依然没能走出这一事情的漩涡。“一次地震出来,会有无数次余震。尽管大家都知道我是被冤枉、被诋毁的,我是受害者,但这一负面新闻的阴影一向跟着我。”小吴对记者说。
  11月,小吴以为自己已调整好,能够开端新的作业,但在多次求职过程中,不管哪家公司面试,都离不开上一家公司的离职原因。小吴说,自己说出原因后,洽谈会无法持续。“社会如同还没准备好去接纳我,更可怕的是,这种状况不知道还会持续多久。”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表明,此类案子维权难主要有几方面原因:一是主体难以确定,有时难以明确侵害人,需求渠道帮忙;二是相关实际依据不易固定,网络上的文字视频可能会被删除;三是由于参与人数众多,大家都有法不责众的幻觉,以为过后难以追责。
  “要强调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在网络上辱骂、诋毁别人与实际中一样,都要承当法律责任,都有可能构成犯罪,承当刑事责任。”薛军说。
  郑晶晶说,在实践中,部分人可能会咨询律师,挑选民事侵权的救助途径;但还有很多人考虑到侵权行为不严重、维权成本过高,往往挑选抛弃司法救助。很多受害者乃至不知道法院能够受理刑事自诉案子,往往自认倒霉。
  如何治理网络流言和暴力,是信息时代面临的重要课题之一。业内人士以为,要加强必要的普法宣扬活动,让普通公民能充分认识到网络流言的危害,让身处网络空间的每一个人将“键”下守法当成一种习气,保护自己和别人不受网络流言和暴力的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