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服务,消费增加的最大空间

来源:本站 2021-01-06
  从医疗保健、教育训练到旅行、餐饮、家政,服务作为一种产品,正走进越来越多普通家庭,在消费中的占比也日渐走高。
  疫情下,长途医疗、在线教育、智能体育蓬勃开展,深度保洁、轿车保养等传统服务也纷繁“触网”,更让消费者体验到服务的不可或缺。
  许多观点认为,未来消费最大的空间正是在服务范畴。那么,对服务趋势怎么看?消费怎样才能进一步开释潜力?
  “服务消费真比幻想的多”
  您家日常消费啥情况?什物、服务,哪类消费多?
  “应该还是吃的、用的占大头。什物消费肯定多,最少得有60%至70%。”说这话的是张海洋,他的答复和本报采访的许多人对家庭消费的感触类似。
  张海洋,35岁,日子在山东济南,有一个五口之家,配偶二人全职工作,孩子上幼儿园,爸爸妈妈帮忙照看,一辆车,一套房,每月还房贷——这样的家庭在城市颇有些代表性。
  具体来看看一个月的实际花销呢?
  张海洋细列了账单。什物消费这块:收购食品、买衣服玩具、轿车加油、水电燃气等等,加起来将近3000元;服务消费这块:家人朋友聚餐、文娱休闲、小孩上幼儿园、爸爸妈妈的稳妥、全家的医疗,再加上物业、交通……细数起来,项目更多,而且一加总,比3000元只多不少,反而占了多数。
  “真比我幻想的多。首要是服务消费不像什物消费,买了看不见东西,老认为没花多少钱,这一算下来还真不少。”张海洋说。但他有一点感触很明显,现在日子条件上去了,有些钱是舍得花了。比方说,近些年家里开销涨得最快的,便是家人朋友聚餐、带小孩看电影、逛游乐园,都是花钱买放松、娱乐、休闲;而小孩教育、爸爸妈妈健康,则是有了条件就必须得花。
  类目多、增速快,实际上,服务消费早就悄然占据了我国居民消费的“半壁河山”。有数据显现,2019年,我国人均服务业消费开销接近1万元,占居民人均消费开销的比重为45.9%。
  细看分项,增势同样明显。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现,2019年人均交通通讯消费开销2862元,增长7.0%;人均教育文明娱乐消费开销2513元,增长12.9%;人均医疗保健消费开销1902元,增长12.9%。
  从产品消费向服务消费转变进步,这也是居民消费的客观规律。“当时我国人均GDP现已超越1万美元,物质方面的需求满意程度不断进步,对精神方面的需求也就日益增长。服务消费首要满意人们这方面的需求,增速和占比继续进步。”我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赵萍说。
  供应不平衡不充分仍突出
  去年8月,“90后”江波和几位情投意合的朋友一起创业,将目光锁定在养老职业。“我们目前首要的事务,便是根据老年人的需求供给养老规划方案。现在养老需求越来越大,但许多老年人对社会上的养老院并不了解,我们的工作便是供给咨询服务上的便当。”
  江波和伙伴们都是养老职业出身,正是过去的工作经历,让他们对市场需求有所洞悉。虽然开业时间不长,但客户不少,公司现已能够盈余。未来,他们还方案将事务进一步拓展到与老年集体相关的旅行休假和家政服务,包含居家养老护理和适老化改造等。“养老现在是向阳职业,好多大公司都在做,我们对未来很看好。”江波说。
  从养老育幼、健康护理到文明旅行、教育训练,近年来,这些范畴市场热度逐渐走高,吸引更多社会主体参与。而从消费端来看,未来消费增长最大的亮点也在于此。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近来在一场论坛上表示,我国消费增长的最大空间在服务范畴。
  张海洋对家庭未来消费做了估计,“过几年孩子大了,报课外兴趣班、辅导班,都是不小的花费,爸爸妈妈年岁大了,医药健康费用肯定也少不了”。要说有什么担心,便是现在市场上“选择还是有点少,要么价格太贵,要么不太标准”。
  跟着服务消费需求走高,其开展短板也逐渐显露。在赵萍看来,当时服务供应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突出,这也成为目前限制服务消费的首要因素。
  “一方面是由于经济开展阶段导致的。作为开展我国家,我国正从工业化中后期进入到工业化后期阶段,服务业的规模和占比继续进步,但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日子需要相比较,开展质量和水平还有待进步。另一方面,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敞开较晚,需要在进一步变革敞开中完成大开展。”赵萍说。
  商务部研究院流通与消费研究所所长董超认为,我国服务消费范畴存在法律法规滞后、服务网点布局不合理、部分业态缺少、单个范畴准入条件不合理、证照办理流程繁琐、监管不行合理等问题,这些都限制了服务消费的开展。
  放宽准入,加速“触网”
  未来服务消费怎么再挖潜?
  “十四五”规划建议明确,开展服务消费,放宽服务消费范畴市场准入。
  赵萍认为,当时服务消费相关的首要范畴是交通通讯、教育文明娱乐和医疗保健以及日子服务业,放宽市场准入意味着将进一步放开服务业出资,为企业到服务消费范畴出资供给更多时机,有序扩大服务业对外敞开,为外资进入服务业发明更多时机。
  “特别是针对当时需求比较旺盛的范畴,如健康、养老、育幼、文明、旅行、体育、家政、物业等服务业,要有针对性地加速开展,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赵萍说。
  一方面放宽准入“大门”,另一方面则是习惯局势交融开展。
  国家发改委披露的数据显现,近年来,我国线上经济快速开展,但相对于什物消费,服务消费网上销售仍是“短板”,占比不到20%。
  不过,为应对疫情影响,医疗、体育、教育等服务消费纷繁“触网”,迎来新的开展机会。“线上服务消费开始加码反哺线下服务消费,将线上流量引至线下;也使消费者的日子更加网络化、数字化,倒逼本地服务日子范畴的供应端加速转型,进而推动线下服务在经营方式和业态上不断创新开展。”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说。
  据介绍,国家发改委将会同相关部门进一步研究出台促进服务消费的新举措,活跃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数字智慧文旅、在线教育训练、智能体育等服务消费新模式,引导传统服务企业线上线下交融开展。
  对消费者而言,收入是另一个关键词。“很多服务消费属于非必需消费,收入弹性较大。也便是说,收入水平越高,服务消费的需求越激烈。”赵萍认为,需要加速收入分配变革,稳步进步居民的收入水平。要着力进步低收入集体收入,扩大中等收入集体,增强全社会的服务消费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