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职业“吸睛”又“吸金”

来源:本站 2021-01-17
  戴口罩、着白色手套,迅速将衣服依据类型、色彩进行分门别类,动作专业、方法娴熟,不到一小时便让顾客的衣柜“面目一新”……这是成都“90后”收拾师李清龙的作业日常。
  近来李清龙退伍后当收拾师月入过万的音讯在网络引发广泛热议。这几年,收拾师、卡路里规划师、螺蛳粉闻臭师、高考自愿咨询师等新作业层出不穷。时刻自在、收入高等特色让许多年青人在择业时更青睐于新作业;但与此同时,社会保险参保率低、作业开展稳定性缺乏也成为新作业从业者难以避免的烦恼。
  新作业“花样百出”
  2020年9月退伍后,李清龙挑选到成都投身收拾师队伍。在他看来,收拾师作业和自己在部队收拾内务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并且部队要求更高,有参军阅历的自己有才干胜任这份作业。从业时刻仅4个月,李清龙就在网络上收成了20多万粉丝,现在凭仗收拾师事务和自媒体带货,其月收入已破万。
  伴随李清龙一同被讨论的还有收拾师这一新式作业。这个源自日本的新作业,现在成为不少年青人的从业挑选。近年来,跟着居民生活水平进步和消费者需求逐步细化,消费趋势朝品质化、体会化和个性化方向开展,一些新业态、新作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从2019年4月至今,我国人社部联合国家商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38个新作业,包含老年人才干评估师、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城市管理网格员、互联网营销师等,其中不少工作人才缺口巨大。一直被大众所了解的快递员、外卖小哥被归类为“网约配送员”,而薇娅、李佳琦等带货主播则有了另一个更正式的称谓——“互联网营销师”。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长安向中新社记者表明,人社部等部门近年来发布一系列新作业目录,正是希望通过劳动部门的确定,使得相关新作业愈加标准,也让从业人员对自我身份定位愈加清晰。
  除了人社部官方“盖戳”确定的新作业以外,更多新作业层出不穷。上一年10月,美团研究院联合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生活服务业新业态和新作业从业者陈述》(以下简称美团研究院《陈述》)指出,仅美团平台上因新业态而孕育的新作业就超70种,包含奶茶试喝员、卡路里规划师、宠物烘焙师、密室设计师、观影顾问等。
  在李长安看来,新作业形状跟新经济形状是严密相连的,这些年跟着技术开展以及经济形状改变,呈现了许多新作业、新岗位,“这些新作业在处理作业方面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新作业“吸睛”又“吸金”
  事实上,年青人对新作业的青睐,与收入、时刻自在等要素关系颇大;大都新作业“吸睛”又“吸金”。现居广州的安安结业后挑选成为一位宠物美容师,时刻自在是她挑选这份作业的重要原因。“平时客人会在宠物美容店预定我的时刻,我会依据预定到店提供美容服务,时刻比较自在。”安安说。
  除时刻自在外,收入高也是新作业的一大亮点。美团研究院《陈述》指出,从收入分布看,新作业从业者的收入具有一定的商场竞争力。56.9%的从业者月收入高于6000元,36.1%的从业者月收入高于9000元,21.2%的从业者月收入超越12000元。
  以高考自愿咨询师为例,我国高考规划工作联盟副会长、立人教育创始人何树德告知中新社记者,每年6、7月份是高考自愿填写事务的高峰期,一个老练的高考自愿咨询师在这段时刻内大约可完成50单事务,每单收费在5000至8000元左右。换言之,高强度作业2个多月就可以收成二三十万,这份作业性价比非常高。
  现年36岁的何树德,原是北京某高校教师,长时间从事学生作业指导等相关作业。“在高校当教师期间,我发现许多学生由于不喜欢所读专业而挑选跨专业考研,其根源大多在于高考报考时选错专业,这让我认识到了高考自愿填写的重要性。”察觉到国内该领域仍是蓝海商场,何树德挑选辞去职务创业,成为一名全职的高考自愿咨询师。
  面临家长和学生的咨询,何树德会依据个人状况、爱好才干、作业开展等要素进行归纳评估,提供适宜的报考计划。“归纳来看,咱们给学生提供高考自愿填写辅导可分为三步,第一步是依据学生性别、科目、成果、测评和偏好挑选专业;第二步是依据专业、分数、区域挑选学校;最终依据数据分析、结构设计、专业开展前景、高校归纳实力进行决策。”何树德说。
  “目前国内高考自愿咨询工作以个人作业室、小微企业居多,这项事务的本质是咨询,主要依赖于人。咱们也正在活跃探索商场、营销、服务的标准化。”何树德说。现在,何树德的高考自愿咨询事务办得有声有色,在山东、河北等地拥有10多家线下门店。平时他和同事也会线上线下开课,跟家长、学生普及高考自愿填写相关常识。
  新作业也有“成长的烦恼”
  当然,时刻自在、收入高仅仅新作业从业者的一面,与此同时新作业也面临着“成长的烦恼”。记者了解到,不少从业者对新作业也存有一些顾忌,如社会保险参保率低、作业开展稳定性缺乏、维权机制不健全等。
  标准化,是大大都新作业从业者的呼声。只有建立相应的标准,才干补齐短板,让从业者的权益得到进一步保证。为此,相关部门和各行各业也在活跃推动新作业的标准化和权益保证。近来,人社部首次公布了工业机器人体系操作员、供应链管理师、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物联网装置调试员等4个新作业的国家作业技能标准。前不久,上海市邮政管理局组织引荐圆通速递1名高层次技术人才申报快递工程技术高级职称,目前已成功通过评定进入公示,这也是上海首位快递高级工程师。
  李长安表明,国家作业技能标准的公布和职称改革,有利于新作业从业者的作业开展。这让从业人员有了更大的开展空间和更好的身份认证,还对工作开展起到很好的标准、指引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在政策、收入等多方催化下,新作业从业者对作业的认同感大大加深,超越七成的从业者长时间看好新作业,乐意长时间从事新作业。业内专家称,新作业的呈现为处理作业、工作开展变革发明出新的机遇。未来新作业从业人员应进一步提高整体技能水平,快速形成新作业人才培养的专业化、规模化效应,为相关工业继续输入“新鲜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