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有时花钱格外大手大脚?

来源:皇后国际 发布时间:2022-05-13 发布人:管理员 新媒体栏目:
  刚刚曩昔的五一小长假,许多人在“报复性消费”,没多久就瞬间懊悔了——花钱那么激动干吗呀!或许可以让消费来得愈加经济和合算一些。实际上,“花钱”这一行为和心思学、社会学有着很大联络,学界甚至还专门为它衍生出一门新的交叉学科——行为金融学。怎样才能让日常的消费变得愈加理性?南京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陈庭强应邀为读者剖析“行为金融学”背面的理性消费心思。
  觉得买东西没花自己的钱?那是因为这笔钱被你分割在了不同的“心思账户”里
  关于“花钱”,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一个很常见的例子:妈妈看上了一件价值不菲的大衣,疼爱钱,舍不得买。爸爸得知后坚决果断买下当做礼物送给妈妈,妈妈高兴坏了,觉得大衣是“从天而降”的礼物。这种心思上的愉悦,其实是一种“假象”,因为爸爸买大衣所花的钱,实际上依然是从“家庭账户”中开销的款项。但妈妈为啥会这么高兴?这正是“心思账户”在“暗地里”起着效果。
  南京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陈庭强教授告知记者,妈妈之所以觉得大衣是“从天而降”,不再疼爱买大衣的钱,根本原因是觉得这笔买大衣的钱并没有从自己的“账户”中开销,而将爸爸的礼物列入到“情感账户”中,作为自己的获得而存在。心思账户是行为金融学中的一个重要概念,由芝加哥大学行为科学教授理查德·塞勒提出。他认为,除了钱包这种实际账户外,在人的头脑里还存在着另一种“心思账户”。人们会把在实际中客观等价的开销或收益在心思上划分到不同的账户中。比如,我们会把薪酬划归到靠辛苦劳作积累下的“打工所得”账户中;把年终奖视为一种额定的赏赐,放到“奖赏”账户中;而把买彩票赢来的钱,放到“天上掉下的馅饼”账户中。
  关于“打工所得”账户里的钱,我们会精打细算,慎重开销。而对“奖赏”账户里的钱,我们就会抱着更轻松的态度花费掉,比如买一些平日舍不得买的衣服,作为送给自己的新年礼物等。“天上掉下的馅饼”账户里的钱就最不经用了,通常是“来也仓促,去也仓促”。这便是“心思账户”在起效果。
  宁可练到伤也不愿浪费健身卡?比较“危险”,绝大多数人愈加讨厌“丢失”
  再来看另一个事例。假如你在健身房花费一千元办理了一张月卡,可以在一个月里健身10次。可是到了月底你忽然发现,曩昔这三十天里,你只去健身房“打卡”了两次,很显然,你偷懒了。一千元就这样“打水漂”了?此刻,绝大多数人的反应一定是不甘心,会挑选在月底健身卡失效之前,到健身房再强烈训练几次,以到达“没吃亏”的意图,哪怕把自己“练伤了”也在所不惜。这是行为金融学中一种典型的讨厌丢失的心思。
  “在行为金融学里有两个概念,‘危险讨厌’和‘丢失讨厌’。”陈庭强介绍,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危险讨厌者,但并不是不能接受危险。但丢失讨厌就不相同了,它是人们在不确定条件下要做出一种对“自利”有利的决议计划的典型表现,也是人道的表现。“在健身房办卡这一事例里,‘不去健身房’关于消费者来说便是一种丢失。丢失带给人们的体验更差,人们在面临丢失时,会发生‘无比苦楚和懊悔’这样一种心思,因而才会呈现‘把自己练伤也在所不惜’这一成果。”
  “还有一个相似的事例,人们的交际。”陈庭强举例,在不确定的环境中,人们会愈加挑选“已知或了解”的人、事、物,这样会让他们觉得愈加靠谱。比如,“同乡会”这一组织的呈现,来到陌生的城市,人们会愈加倾向于和老乡做朋友,这便是人们关于“危险”的认知表现。
  怎样才能愈加理性地“花钱”?专家主张:做决议计划时减少主观心情
  陈庭强教授告知记者,“行为金融学”是金融学、心思学、行为学、社会学等学科相交叉的一门学科,力图揭示金融商场的非理性行为和决议计划规则。这门学科鼓起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其时的股市从业人员在统计数据时发现,股价的波动居然能找到规则,周一到周五的股价波动里,收益率在星期一为最低,星期五为最高。这个发现没有办法用传统金融学理论来解释,于是,经济学家开端将目光转向心思学等交叉学科。现如今,“行为金融学”已经成为高校中的一门新兴热门学科,深受学生的喜爱。
  “这是因为我们有一种心思行为,我们会在周五的时候预测周末两天方针面会呈现什么改变而做出买入或卖出股票的举动。”陈庭强说。基于这一发现,经济学家开端结合心思学知识来剖析,商场主体在商场行为中的误差和失常,“定义表述很书面,‘力求建立一种能正确反映商场主体实际决议计划行为和商场运行状况的描述性模型’,浅显地说,便是希望可以通过剖析得知,究竟应该如何来‘摸透’人们的心思与行为反应。”
  怎样才能让日常的消费变得愈加理性?陈庭强主张,在进行消费决议计划时,尽量减少个人心情的代入,可以结合自己的实际需求,通过理性的数据剖析和需求剖析来做决议计划,在面临大型消费时仍是要多听听有经验的人或专业人员的主张,让决议计划的主观心情色彩下降,这样可以让经济行为变得愈加客观和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