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赏花有多浪漫?

来源:本站 2021-03-06
  古人对花的赏识,简直是全方位的,看颜值,也看内涵。
  “三月初三花正开,闲同亲旧上春台。”进入三月份,跟着各种攻略的撒播,赏花正在成为春天最有趣的打开方式之一。
  不止现代人喜爱赏花,对美的赏识,古今皆同。在古人眼中,赏花是一项浪漫美好的活动,别有精致之趣,在方式、时刻、地点都有考究。
  “出门俱是看花人”
  古代的娱乐活动不多,赏花没啥门槛,又能接近大自然,水到渠成成为一项受众广泛的审美活动。有多热烈呢?从撒播下来的诗文中也能一睹其貌。
  材料图:赏花材料图。游客踏青出游。李骁摄
  唐代诗人杨巨源在《城东早春》中写道:“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足可见当年赏花的盛况。
  到宋朝时,赏花消遣之风已经弥漫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旮旯,从环境的美化、居室的安置,以至宴饮的餐设、衣饰的佩戴,都离不开鲜花的点缀。
  赏花风俗昌盛,古代还有个比较特别的节日“花朝节”,相传是为了纪念百花的生日。节日期间,人们结伴到郊外旅游赏花,女孩们剪五色彩纸粘在花枝上,叫做“赏红”。
古人赏花
  看颜值,也看内涵
  古人对花的赏识,简直是全方位的,看颜值,也看内涵。
  比方,看重其姿态造型,以为花之美在乎“色”,亦在乎“香”,二者缺一不可。春有梅香,夏有荷香,秋有桂香,冬有瑞香。“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写的是桂花动人肺腑的香气。
  根据花的香气、花姿等多方面的特点,人们也会赋予其丰富的文化内涵与象征意义,铢积寸累,花之神韵也成了我们赏识的要点之一。
  材料图:眉山市东坡区桃花林中展示汉服的爱好者。刘忠俊摄
  有一些关于花的说法,如今人们已经很熟悉:梅标清骨,菊傲严霜;水仙则是冰肌玉骨,兰花具有高尚之韵,是典雅的象征,经常被用来比喻正人。
  不得不提的,还有牡丹。它很早便成为观赏名花,后来由于花姿雍容华贵,更有“国色天香”之誉。刘禹锡写过一首诗,其间便提到“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赏花的多种打开方式
  “花开有序,风不误信。”古代,赏花有时令之别,不同月份看不同的花,还有专门的“花历”可查。按大致的对应关系来看,“入春为梅,为海棠;夏为牡丹,为芍药,为石榴。”
  更具体的赏花时令指导,明代屠本畯编的《瓶史月表》中亦有所表现。比方阴历三月“花盟主:牡丹、滇茶、兰花、碧桃;花客卿:川鹃、梨花、木香、紫荆。”
  古人之所以考究看花的时刻,是由于同一种花卉在不同的时刻段赏识,感受可能会有所不同。明代文学家袁宏道在《瓶史·清赏》中便说:“寒花宜初雪,宜雪霁,宜新月,宜暖房。”
  梅花往往与雪相配。在《红楼梦》里,也有很多处对赏花场景的描绘:白雪飘落的时分,宝玉踏雪寻梅,之后,人们赏梅、咏梅花,完全是一场归于冬季的时髦聚会。
  就赏花地点而言,不一定要去抢手打卡地,也能够去乡间小路逛逛,乡村篱落之间桃花映衬,别有神韵。清代文学家李渔便给出了主张:“欲看桃花者,必策蹇郊行,听其所至。”
  搜集落花为坐垫对花操琴
  俗话说,“熟行看门路,外行看热烈。”不光是李渔,古代文人赏花,确实考究更多。传说南唐巨宦韩熙载喜爱插花燃香,觉得对花焚香,气味相和妙不可言。
  材料图:游客正在婺源篁岭赏花,并拍照留念。金洁摄
  在宋朝,文人雅士们赏花多了些“小资”的滋味,考究对花操琴,叫做“琴赏”。据记载,茉莉等花颜色雅致、值得品评。所以,可配以七弦、阮咸等乐器,一边听乐曲,一边观花。
  赏花的方式能够很浪漫。据《开元天宝遗事》记载,唐朝学士许慎选很有生活意趣,简直每年春天都会在花园里摆上一桌宴席,约请亲朋好友观景。
  宴席上一般不设座位,他叫家丁搜集掉落的花瓣,铺在地上,客人来了以后,就能够坐在这些花瓣铺成的厚垫子上。
  袁宏道曾在文中记载下游春的阅历,他和朋友出游,“少倦,卧地上饮”,于是便计算飘落脸上的花瓣数,多的人喝酒一杯,少的歌唱一曲。
  燃香也好,操琴也罢,赏花从古至今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愿望,亦可接近自然,借花言事、咏花抒怀,为生活入无量的魅力和丰富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