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孤儿入内蒙”的背后

来源:本站 2021-03-07
  上世纪60年代初,3000多名来自沪苏浙皖等地的幼小孤儿,从遥远的南边来到了有着广阔大草原的内蒙古,在蒙古族母亲的悉心照料下长大成人,演绎了一段逾越地域、血缘、民族的人世美谈。
  2021年3月5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参与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提到了“齐心协力建包钢”和“三千孤儿入内蒙”两段前史美谈。而在“三千孤儿入内蒙”的背面,有着一段上海与内蒙古间的难忘情缘。
  把“国家的孩子”送到草原
  1959年-1961年的自然灾害和饥馑,席卷了江浙沪一带。在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等地的几十个孤儿院里,几千名孤儿因为粮食缺乏,严峻营养不良。这些幼小的孩子该怎么办?党和政府决议,把这些“国家的孩子”送到草原。
  按照周恩来总理的指示,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同时也是内蒙古自治区主要负责人的乌兰夫掌管举行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会研讨,布置各盟市、各有关部门做好准备工作,包含衣、食、住以及医疗保育人员等。
  在得到周恩来的答应后,乌兰夫当即派人到上海去详细商谈孤儿移入内蒙古的联络接洽和准备工作。包含对即将移入的孤儿进行健康检查,请抚育院代购代制孩子的衣服被褥等。自治区计委专门给上海市划拨了上万尺布票指标,用于置办孩子衣物。关于这次孤儿移入,乌兰夫下达了“接一个,活一个,壮一个”的指示,要保证一个不少地安全抵达目的地。
  牧民骑着马、赶着勒勒车从几百里外赶来领养
  这是内蒙古巴音策勒牧业社的保育员和幼儿们玩耍(资料相片)。新华社发自1960年-1963年,内蒙古各地先后接纳了3000多名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的孤儿。其间,共1800余名上海孤儿分批移入内蒙古11个盟市、37个旗县的千余个家庭收养。
  这些南边的孤儿小的只要几个月,大的也只要7岁,由于长时间营养不良,这些孩子大多数面黄肌瘦,有些还在患病。
  孩子顺畅抵达内蒙古,可哺育的困难才刚开始。
  起先孩子们大都先被收留在城市的医院里,通过严厉的体检、治疗后,再送进育儿院。在那里,他们受到了精心的照料。这是一份呼伦贝尔保育院孩子们的食谱:
  4―6个月的婴儿:早2时牛奶;6时牛奶;10时牛奶;午后2时牛奶加菜水或米汤;下午6时牛奶;晚10时牛奶。
  7―12个月的幼儿:早2时牛奶;6时牛奶;7时30分牛奶、馒头;10时30分牛奶;晚6时30分牛奶粥;晚10时牛奶。
  大班儿童:一日三餐,每天一次早点,一次生果。
  牧民们十分心疼也十分喜欢这些来自远方的孩子,一些牧民骑着马、赶着勒勒车从几百里外赶来领养,有的牧民一家就收养了五六个孩子。牧民们把孩子接回自家的蒙古包,把这些孤儿视为“国家的孩子”,像对待亲生儿女一样精心抚育,这些既是孤儿又非孤儿的孩子个个长大成人。
  19岁未婚姑娘当28名孩子的妈妈
  都贵玛 图片来自央视网当“上海孤儿”被送到草原时,正在托儿所工作的都贵玛只要19岁。被招进四子王旗保健站后,她便承担起照料28名孤儿的任务。煮饭、洗衣、煮牛奶、教语言、和孩子们一起玩、哄孩子们入眠……年轻的未婚姑娘和28个幼小的孩子组成了大家庭,她没让一个孩子挨饿、受冻,直到这些孩子全部被牧民领养。
  在照料“上海孤儿”的日子里,她每天都是从早忙到晚,忙得跟陀螺一般,筋疲力尽。晚上是最难熬的时候,一个孩子醒来哭,其他孩子就跟着闹。如果有孩子生病了,她就要冒着凛冽的寒风和被狼群围住的风险,深夜去几十公里外找医师。
  日复一日,都贵玛把这些孩子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女般精心哺育,被当地群众称为“草原母亲”。在都贵玛的坚持和精心照料下,28名上海孤儿,没有一个因病致残,更无一人夭折,在那个缺医少药、又常常挨饿的年月,创造了一个奇观。
  都贵玛(右)和她曾抚育过的扎拉嘎木在翻看老相片。图片来自新华网孩子们逐渐长大,一个接一个被牧民们接走,对都贵玛来说,每次离别就好像骨肉分离般痛苦。孩子们全部被接走后,她的日子逐渐平静,而这些“国家的孩子”就一向扎根在了草原上,再未离开。
  40多年曩昔了,2002年12月2日至5日,其间的10多名孩子代表还曾回到上海寻根拜访。当时他们已是中年,其有医师、教师、牧民、高级工程师,还有地方政府的官员。
  当年赴上海接第一批孤儿的原包头市第二医院儿科护士长胡景兰回想:“1960年4月,她们接走孩子的那天下午,上海突然下雨……。也许是老天有情,40多年后的今天,上海再次以一场温润的小雨迎接了这批特殊的代表。”在绵绵细雨中,当年的“孩子们”观赏了当年日子的育儿院旧址,杂乱的感觉让不少人泪如泉涌。
  都贵玛(中)、她的女儿旭日(右)和前来探望她们的斯日巴勒合影。斯日巴勒是都贵玛从前抚育过的子女之一。图片来自新华网2019年9月29日,都贵玛被授予“公民榜样”国家荣誉称号。现在,都贵玛抚育过的孤儿大多都现已到了花甲之年,成为了爷爷奶奶,有的乃至现已去世了。都贵玛说,从曩昔到现在,她始终都觉得那些孩子不但是“国家的孩子”,也更是“自己的孩子”,从成为他们额吉的那一刻起,自己就成为了他们一辈子的额吉。
  本来相隔千里,没有血缘关系,现在却骨肉相连、生死相依。“三千孤儿入内蒙”的故事,也成为一段民族团结、亲如一家的前史美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