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菜村”变身“低碳村”

来源:皇后国际 发布时间:2021-09-02 发布人:管理员 新媒体栏目: 蔬菜村 低碳村
  红壤变黑土,50年坚持用农家肥种菜,安福县平都镇向阳村由“蔬菜村”变身“低碳村”,书写了一个生态文明建造生动案例。
  初秋的阳光依然毒辣辣的。一大早,姚小和就来到菜地里劳动,他从地里一大把一大把地拔出绿油油的芹菜,抖去菜根上的泥土,然后递给老伴整理。“你看,这些土疏松乌黑,抓在手里不粘手。”姚小和说,这黑土里长的菜水分丰满,特别好吃,卖价也高。
  姚小和年过七旬,但精神矍铄,每天在菜地里劳动。1972年,因新安江水电站建造,他随爸爸妈妈从浙江迁至安福县平都镇南郊一座红土岗上,一起迁来的100多户农民在这里成立了向阳村。“村里土地根本为瘠薄的红壤地,政府专门派人来辅导我们种菜,让我们村成为专门为县城供应蔬菜的蔬菜专业村。”姚小和说,那时大家的想法便是改进土壤,进步蔬菜产值,而改进土壤最有效的办法便是施用农家肥。据了解,村里实施“大包干”后,乡民积攒农家肥改进土壤的热情空前高涨,大家起早贪黑进城积肥。其时,县城各单位食堂的谷壳灰、公厕的粪水都被乡民包了。后来,城里渐渐收不到农家肥了,大家又转战各地的畜禽养殖场,把畜禽粪便拖运进村,堆在田间地头备用。
“蔬菜村”变身“低碳村”
  向阳村党支部书记张朝平见证了姚小和那一辈人吃过的苦,也见证了村里的变迁,特别是菜地土壤的改变。他介绍,上世纪七十年代,随着社上水库南干渠的修建,向阳村的灌溉条件得到改善,加上长期施用农家肥,向阳村的土壤逐渐由红变褐,由褐变黑。土质变肥了,栽培的蔬菜品种也由原先单一的白菜、南瓜扩大到包菜、茄子、芹菜、丝瓜、苋菜、西葫芦等10余种,蔬菜产值越来越高。张朝平说,几十年来,向阳村乡民日复一日种菜卖菜,收了一茬种一茬,一年四季菜地里郁郁葱葱,不只为解决安福县城的“菜篮子”问题作出了巨大贡献,而且让“向阳蔬菜”成为该县外销的“招牌菜”。在向阳村乡民的眼里,给他们带来丰厚收益的黑土,每粒都像金子般珍贵。“向阳村建村50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但有相同没有变,那便是向阳人对农家肥的感情一直没有变。”张朝平说。
  8月12日,一场小雨往后,汪鲜花匆忙来到菜地移栽包菜苗。汪鲜花年近七旬,种了大半辈子蔬菜,也尝尽了种菜的悲欢离合。她说,儿子儿媳都在武汉工作,现在养老不必愁,但种菜惯了闲不住,跟老伴一起天天在家收拾那3亩地,包菜、芹菜、西葫芦都种,现在种下去的包菜,国庆节就可丰收了。汪鲜花说,她家种菜用的肥料主要是鸡鸭粪、猪牛粪,这些粪更有肥力,污染也少。“我年轻时分,每天天还没亮就前往县城挨家挨户收集粪尿,那时每家有一辆板车,一车一车往家里拖肥。”汪鲜花说,现在好了,许多人家有汽车,没有汽车的也有小三轮,去吉安、吉水买肥都便利。她指着菜地边一大堆编织袋装着的东西说,那是从吉安县一家养鸡场买的粪,养鸡场送肥上门,一点都不费劲。
  不过,除了用农家肥,向阳村菜农的种菜方式并非一成不变。近年来,该镇农技部门持续在村里推广小棚育苗、节水灌溉等技能,并运用防虫网、沾虫板、频振式杀虫灯等病虫害归纳防控技能。为了解决堆在田头地角的粪肥污染环境的问题,该村统一规划,每家每户制作一座粪肥发酵池,用于储存、堆沤粪肥,粪肥堆沤期间,发酵池一律严密封盖,最大极限削减粪肥污染。张朝平介绍,越来越多的乡民正在改变单一用农家肥种菜的做法,采用“农家肥+有机复合肥”的办法科学种菜。采纳这种办法种菜,可以优化土壤的肥料配比,削减栽培成本,进步蔬菜产值和品质,进步栽培效益。
  可喜的是,坚持生态栽培不只叫响了“向阳生态蔬菜”品牌,也让向阳村乡民过上了好日子。现在,该村家家户户住上了小洋房,村里的巷道悉数硬化,主干道铺上了沥青。村庄内安装了路灯,抛弃的村小被改造成休闲场所、篮球场等。“现在村里有20多个废物桶,每天都有清洁工将废物运往县城的中转站。”张朝平说。
  心怀感恩,向阳而生。现在,勤劳的向阳村人积极响应镇党委政府的号召,协助邻村开展蔬菜工业。今年,向阳村和本镇上里村联手出资10万元建造果蔬基地,基地占地25亩,由上里村返乡人士彭安宁承包。基地按照向阳生态栽培形式栽培西瓜、南瓜、香瓜、包菜等果蔬,技能由向阳村栽培能手担任辅导。“基地现已取得成功,收到理想的效益。”上里村党支部书记彭刚说,向阳村输出绿色、低碳的栽培技能让村里有了可持续开展的生态工业,必将加快上里村振兴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