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著作养眼更要养心

来源:皇后国际 发布时间:2021-10-17 发布人:管理员 新媒体栏目:
  近年来,随着创造水平和制作才干不断提升,电视剧的印象质量、服化道细节迭代升级,精品佳作不断涌现的同时,也出现了另一类著作:它们甫一登场就自带爆款热度,电影质感的画面,精巧唯美的服化道,乍一看亮眼吸睛,集齐了一切能打动观众的亮点。但仔细观察,却乏善可陈、经不起推敲。精巧的表层之下是剧情的拉垮,金玉其外的“画皮”之相难掩套路化的内容硬伤。这种伪精巧创造风潮应该引起业界重视。
  伪精巧,望文生义,是用外在包装故意营造出精巧的假象。伪精巧剧集一般呈现出几种问题。一是虚,精巧画面掩盖不了剧作的懦弱,表里不一造成方式与内容的分裂。这种著作要么故事推进靠激烈抵触和戏剧性反转,制作与现实逻辑不符的各种巧合,要么创造视界停留在日子表层的鸡毛蒜皮,看不到思维深度和精力烛照,导致内容虚乏无力。二是假,精巧到假,不谙世事。过度的美颜滤镜抹去了具有真实感的细节,使人物和场景失真,缺少日子质感。这种著作剧情设置往往违背常人的日子体验,充溢着金衣玉食、豪宅豪车等消费符号。刚结业的大学生在精巧华美的高档公寓里吃泡面,感触日子艰辛。薪酬菲薄的职场新人穿戴着名牌服饰,慨叹命运的困苦。精巧富贵的日子细节描绘让人物的困境缺少说服力,其生长进程也经常被简化为贵人相助,使剧作所宣扬的“斗争”概念变得简略随意。三是疏离,中空悬浮、不接地气,故意远离日子的粗糙与磨砺,缺少对普罗群众日子的重视与深描。在体现某种职业、某个范畴的故事时,没有真实深入到日子中去了解其深层特性,仅仅将其当成吸引观众的噱头,体现其外在皮毛。创造者故意斧凿雕琢出一个缺少烟火气味的臆想世界,与普通人的情感和思维存在必定间隔,很难产生共鸣。
  国产剧出现伪精巧现象的原因是复杂的。首先,视觉文明盛行,部分受众寻求外在形态精巧的印象观感。一些创造者误将这一诉求放大成社会群众遍及的审美需求。其次,市场化开展使电视剧的创造及营销方式日趋商业化,当印象质感、服化道细节成为品控指标,这些最易快速感知的视觉要素就会作为营销点前置,成为制作爆款的营销话术与论题引擎,博取收视与流量。再次,部分制作团队为了寻求经济利益,大干快上、缩短创造周期,期望快速赢得重视,取得回报。而在外在包装上下功夫能马到成功,投入产出比高。所以在急于求成的心态之下,有些创造者逐步抛弃了对厚积薄发、精雕细琢的据守。
  正是在流量时代的功利思维指导下,影视创造才会出现用感官影响替代精力寻求,以攫取注意力,获取经济回报为主要目的,精巧又平庸的伪精巧著作。咱们有必要警惕这种伪精巧创造风潮所带来的审美误区、价值观失范和对创造生态的损坏。媒介在传递时髦观念的同时,也在形塑着观众的审美理念。充斥于伪精巧剧集中的滤镜美颜风消弭了美的多样性,统一的高颜值、浓妆艳抹的打扮、完美的身材、高质量日子营造出虚幻意象,造成了审美标准的单一,引发个体焦虑。在伪精巧的镜像世界中,视觉修辞完成了消费语境对时髦与成功、与价值认同的等价赋值,对物质欲望的有意烘托,灌注和引导着享乐主义的价值观。浅陋化的内容填平了著作深度,消解了理性思考和价值含义,造成反智、反理性的价值倾向。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损坏了市场环境和创造生态。创造者若抛弃文艺的价值引领,以媚俗之态迎合视觉兴趣,是对文明道德的无视与僭越,也是对观众审美水平的轻视和高傲。
  精巧不是原罪,它反映的是人们对质量的寻求,对美好的向往。那些堪称精品的剧作都是精巧的,可这种精巧并不是表面的光鲜靓丽。《觉醒年代》被观众奉为神作,极度考究的细节下是百年前青年人用生命捍卫中华民族精力的一腔热血。《山海情》中的人物常常灰头土脸,戈壁荒漠沙尘飞扬,但在这份“土”气之下却是朴实动听的情感。这才是真精巧,让英豪可亲、让俗人闪光,不靠高颜值的噱头、浮华的卖相、强行鸡血的口号,细腻的日子肌理、可接触的情感质地和动听的精力力气才是让著作直击人心、回味悠远的要害。
  要想破除伪精巧的皮相诱惑、去伪存真,创造者首先要遵照艺术规律,让方式服务于艺术形象的刻画和思维价值的传递,去痕留味,与内容调和圆融。其次,剧集作为具有审美价值的文艺著作,有必要是有意味的方式。这种“有意味”是指精力力气和生命价值的传达,这需求创造者沉潜于日子,走入群众的现实境遇中去体察世事人情,去展现品格力气,传递人文精力。文艺创造是需求慢观静思,体察自省的,它寻求的是令人耳目一新的震颤,是让人体味的余思,这恰恰与工业化的机械仿制、商业化的速成趋利各走各路。因而,电视剧创造者应持有虔诚之心,据守文明精力,不巴结不媚俗,勇于承担前史与文明使命,才干创造出具有前史高度和现实深度,能够温暖人心、打动听心、震撼人心的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