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戏之变

来源:皇后国际 发布时间:2021-10-24 发布人:管理员 新媒体栏目: 乡戏
  戏台下人影绰绰,黑漆漆一片。头顶的星光,在人群密布的禾场上空,更加高远、空旷。台上,灯火通明,锣鼓铿锵有力。浓妆淡抹的青衣花旦,或舞着长枪,在台上来回厮杀,赢得一阵叫好;或穿红着绿,莺声燕语地唱,难舍难分的纠缠惹得台下唏嘘一片。村庄的戏台和唱戏的这一幕,是小时分我对乡下戏事最早的印象。
  看戏是儿时村庄人家的一件大事。一村有戏,音讯如翻飞的雀儿,忽地传遍了十里八乡。暮色来临,华灯初上。一家老少早早用过晚饭,拾掇停当,便拖儿携女,蜂拥而来。戏台前,早已坐满了黑漆漆的人群,笑声,喊声,追闹声此起彼伏,和着阵阵锣鼓声,交集会聚,回旋在小村禾场的上空。那种热烈场面,随同密布的鼓点,搅得人个个伸长脖颈,眼睛牢牢盯着戏台,对行将上演的戏剧充满了迫切地期待。
  这种被称为三角班的地方戏仿佛有一种无形的魅力,在那个文明日子极其匮乏的农耕时代,成了农家人最好的日子调味品。其实,那时一年也难得唱上几回戏。多是村庄庙会或山里人家操办喜事,才会请来戏班热烈一回,所以看戏的机会显得尤为宝贵。三角班又称采茶戏,是一种赋有乡土气息的民间小戏,演唱的内容多为男女爱情、寻常故事,散发浓郁的日子气息,为村庄人家喜闻乐见。回忆中,其曲调时欢快,时忧伤,时低缓,时激昂,时粗暴,时柔和,唱腔朗朗上口,令人为之动情,深受感染。
乡戏之变
  二
  舞狮、舞龙是正月期间村庄最热烈的一件乐事。
  大年初一,小孩犹在梦中。摇动的黄狮早在迎新的鞭炮声和密布的锣鼓声中欢快地来到厅堂,摇头晃脑,前扑后闪,或腾或跃,或站或立,其形态,其动作,逼真生动,惟妙惟肖。最可怕的是耍狮人,面戴狰狞的傩具,扭着有节律的舞步,忽的一下闪在你的面前,凶形恶煞,伸手掐你脸蛋的姿态,常吓得小孩哇的一声四处逃散。而胆大的几个村娃早已备好鞭炮,一个个点着,从四面扔向狮子的屁股或耍狮人的脚下,炸得他们前蹦后跳,左闪右摆,那故作滑稽的容貌,常引来阵阵笑声。
  有时,也有独龙戏或“二人唱”上门。独龙戏多为上了年岁的老人,舞着纸扎的龙头,嘴里叨念着吉祥的言语。或是拉着二胡的盲眼老汉,由扎着两根粗长辫子的女孩牵扶着,一拉一唱,却多是来自外地的父女,趁节日凑个热烈,挨家讨一点日子费用。善良的母亲和乡婶们照样会备好迎送的鞭炮和红包,图个喜庆和吉祥。
  正月期间的跑旱船、跳花灯是最受老少欢迎的民间戏事。常是渔夫扮相的老汉手握船桨一边作划桨动作,一边唱着山歌;俊俏村姑则跟着老汉的动作前后摆动着花船,一边和着老汉对唱。他们涂红抹脂的打扮,加之夸大可笑的动作常令人忍俊不禁,捧腹大笑。跳花灯多系少男少女组合,四人一组,穿戴艳丽,手拿花扇,来回对唱:一把扇子两朵花,你爱妹来我爱他,妹子爱我好潇洒,我爱妹子一朵花……
  真实热烈的莫过于元宵的舞龙了。长长的龙身蜿蜒崎岖,走村串巷,挨家挨户门前舞过。锣鼓声响,鞭炮齐鸣,但见引龙人手执一竿,竿顶绣球。绣球前后左右摇摆,龙作抢球状,引得龙身时而腾起,时而俯冲,游走飞动,蔚为壮观,招来阵阵喝彩,好不热烈。母亲说,七八岁玩草龙,十五六岁耍小龙,青年壮年舞大龙。舞龙的时分,少则一两个人,多则上百人的都有呢。
  三
  村庄戏剧和民间歌舞以这种传统的娱乐方式和共同的文明魅力代代传承,演绎了绵长的历史。跟着时代变迁,电影、电视走进村庄,手机、电脑飞入寻常百姓家庭,融入每个人的日子。大量的年轻人走出大山,涌进城市,家里留守的多为老人与小孩,星光下簇拥看戏已成遥远的回忆。
  百年沧桑,山城剧变。现在,山城黎川民间歌舞和地方戏剧等传统文明乘着新时代开展的春风,融入了俊美村庄建造和生态文明旅游开展的宏伟蓝图。村庄复兴,文明先行。诗和远方走进了村落,走入了农家,舞狮舞龙、采茶戏等风俗文明活动风生水起。三角班重新活泼乡下,依托流动的文明大篷车给大山里的父老乡亲送去一道道可口的文明大餐。黎川的舞白狮不仅列入国家级非遗,还走进了《走遍中国》栏目。板凳龙更是以其共同的文明魅力走上了央视的新闻联播。
  我不由想起黎川承办的2020抚州旅游产业开展大会盛景,来自全县各地的民间戏团会聚在明清老街,舞龙、舞白狮、抛绣球、对山歌……为不计其数观众演绎了一场场精彩的风俗文明盛宴。那种热烈的场面,再一次打动人们心中那根乡愁的心弦,那份对故园与家国深深的留恋与厚爱。
  百年铸辉煌,文明惠万家。究竟,血脉相连的传统文明根基于我们脚下的这方厚土,对爱与美的艺术追求、对美好日子的向往永久鲜活在普通百姓平平的日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