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啖荔枝甜如蜜

来源:皇后国际 发布时间:2021-10-25 发布人:管理员 新媒体栏目: 荔枝
  春雨沥沥似乎还是昨日,转眼夏天便在知了的阵阵高歌中到来。
  说起夏天,除了炎炎酷日,最能勾起记忆的,就是众多鲜美的生果。
  被日头晒得汗流浃背,晕头转向时,冰箱里那一盘冒着寒气的西瓜,最是消暑解渴,但若说夏天最为鲜美的生果,我觉得,当属荔枝。
  瞧!那装在碟子里的荔枝,清香扑鼻。细细剥去铠甲般的硬壳,便露出饱满的果肉来,颇有些大家闺秀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半躲在暗红色的壳里,莹白如冰雪。一口下去,浆液甘酸如醴酪,舌尖满是甜爽、清香,心底瞬间被这蜜汁浸润,整个人的身心忽然变得满足起来,只觉耐人寻味。
  荔枝上市的夏天,我总要吃到嗓子上火,才肯罢手。每到这时,总会想起杜牧的名诗:“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序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一首《过华清宫绝句》,留下了杨贵妃美女祸水的骂名,亦留下了荔枝的一个品种名——“妃子笑”。
荔枝
  夏天里,歪在沙发上,啖着肉质细腻爽滑的荔枝时,分外能理解杨贵妃对荔枝的偏爱。
  唐代,荔枝但是贡品。遥想当年,酷日当头,官道快马疾驰,扬起烟尘阵阵,只为贵妃想啖一口新鲜的荔枝。这跨山岗越河道的狂奔接力赛,皆因荔枝不易保存。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因而,荔枝古名离枝,意为离枝即食。最早关于荔枝的文献是西汉司马相如的《上林赋》,文中写作“离支”,割去枝丫之意。看来,古人早已认识到,这种生果不能离开枝叶,假如连枝割下,保鲜期会加长。直到东汉“离支”才写成“荔枝”。
  据考,荔枝培养始于秦汉,盛于唐宋,其风味绝佳,深受王公贵族的喜爱。约在10世纪前后荔枝传入印度。17世纪传入越南、马来西亚半岛和缅甸等许多国家。荔枝味甘、酸,性温,有补脾益肝、生津止渴、解毒止泻等成效。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常食荔枝,补脑健身。王士雄所著的《随身居饮食谱》中记载:“甘温而香,通神益智,填精充液,辟臭止痛,滋心营,养肝血,果中美品,鲜者尤佳。”因这种种成效,荔枝也被誉为“果中之王”。
  著名吃货诗人苏东坡因喜爱吃荔枝,留下千古传诵的诗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他当年从惠州被贬海南,途经遂溪南北要塞“三十里官路”时,景仰走进荔枝村,惋惜荔枝老练的季节已过。村里的长老告知他,“要尝荔枝佳果味,待到来年五月时”。后来,苏东坡遇赦北归,通过遂溪时正逢五月,他再次踏进荔枝村,长老便捧出滋味最美的荔枝王——“双袋子”来招待他,苏东坡终于如愿以偿。由此趣事,不难窥见荔枝的妙处。
  时光昭昭,跨越数千年,荔枝的甘旨,风行至今。
  一株荔枝树,从开满浅黄色的小花,到结满暗红的果子,大约得三个月,正是夏天炎炎,荔枝上市的好时节。依托于便当的交通,栽培技能与保鲜技能的发展,古时王公贵族才能吃的贡品,早已走进千家万户,成为寻常人家的盘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