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是底色与保证

来源:皇后国际 发布时间:2021-11-10 发布人:管理员 新媒体栏目: 文学
  1933年,根据茅盾小说改编的电影《春蚕》被视为“文坛和影坛的第一次握手”。从此,我国电影与我国文学产生了密不可分的联络。20世纪40年代,根据文学著作改编的《家》《铁扇公主》等电影遭到普遍欢迎。新我国成立以来,文学改编电影成为创造干流。根据小说改编的《林家铺子》《祝福》《我这一辈子》等电影,成为新我国电影艺术的代表著作。改革开放以来,为我国电影赢得国际性声誉的电影如《黄土地》《红高粱》《霸王别姬》《大红灯笼高高挂》等,都是由小说改编而成的。尤其是作为新时期我国电影代表人物的张艺谋,其导演的20多部影片,简直都改编自文学著作。而在电视范畴,《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围城》等改编自文学经典的电视剧,现已成为无数人心中的时代经典。放眼世界,电影史、电视剧史上熠熠生辉的经典著作,大多是由小说改编而来的。
  可以说,自影视艺术诞生以来,一向源源不断地从文学宝库中汲取营养。正因为有了戏曲、小说等文学样式的滋养,才使电影从一种民间杂耍上升为一门新兴艺术。世界电影史学家乔治·萨杜尔把电影当作“前排观众眼里的戏曲表演”,导演张骏祥则以为电影是“用电影表现手法完成的文学”。在很大程度上,正是文学成就了电影和电视艺术。尤其是对有着悠久现实主义传统的我国影视剧创造来说,博大精深的我国文学传统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文学是底色与保证
  惋惜的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影视著作远离文学,改编自优秀文学著作的影视剧越来越少。在电视剧范畴,观众看到了一些不尊重前史的抗日神剧,以及缺乏文明底蕴的玄幻剧、穿越剧、宫斗剧等。在电影范畴,跟着电影市场规模的井喷式增加,浅薄的、以吸金为目标的快餐式商业电影越来越多,而有深沉文明积淀和较高艺术成色的优秀著作越来越少。对于投资越来越大、本钱越来越高的电影和电视剧来说,寻求商业票房和高收视率、高点击率,无可厚非。但假如影视著作一味地寻求商业利益,无视观众日益提高的审美需求,早晚会被唾弃。近年来,粉丝电影的式微,流量明星成为票房毒药的现象,足以阐明问题。在略显浮躁和急于求成的环境下,影视创造者要提高影视著作的艺术质量和文明含量,创造出像《故事里的我国》中出现的那些受观众欢迎的、经得起前史检验的优秀著作,一个可行的路径是让影视创造回归文学,回归艺术。而对文学精品进行影视改编仍不失为一种有效的途径。当然,这种基于文学精品的创造和加工不能与时下盛行的所谓IP至上主义的改编画等号。基于文学精品的改编选取的对象是有较高文学价值、可通过视听艺术呈现其语言艺术的文学著作。这类著作大多属于严肃文学,有丰盛的文学性。而近年来盛行的所谓IP影视剧,其依据的原始文本往往是文学性不强、文学价值不高的网络通俗文学。
  美国电影学者杰·瓦格纳把文学著作改编成电影的方法分为三种。第一种是“移植式”,即“直接在荧幕上再现一部小说,其间极少有显着的改动”。第二种是“注释式”,即“把一部原作拿出来今后,对它的某些方面有所改动。也可以把它称为改动重点或许重新结构”。第三种是“近似式”,即相对于原著小说而言,影片要“长于表达近似的观念和找到近似的修辞技巧,只从它们的原始资料吸收一些头绪”。无论哪一种方法,在进行影视改编时只需运用得当,就能创造出好的影视著作。比如,《故事里的我国》刚刚介绍过的电影《凤凰琴》就属于“移植式”改编。电影用质朴的视听语言很好地诠释了原著的意蕴和内涵,是一次成功的忠于原著的再创造。代表当下我国科幻电影高水准的《流浪地球》则属于“注释式”的改编。影片采用了刘慈欣原著的故事主线和布景设定,但在很多方面进行了创造性加工。相比之下,同样是科幻巨制的《上海堡垒》在改编时,未能保留原著的精华,导致票房和口碑的双向失利,成为科幻著作改编的反面教材。“近似式”改编也是一种值得尝试的创造方法,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姜文的《让子弹飞》等都属于“近似式”改编的成功著作。当然,这种创造空间更大的改编方法假如运用不妥,也会失去改编的含义而成为败笔。如《无极》《满城尽带黄金甲》《夜宴》等影片,就是“近似式”改编失利的案例。
  总归,影视艺术史现已证明,文学是影视著作深度和厚度的底色与确保。只要让影视艺术创造尽可能回归文学、回归艺术,影视著作才能具有永久的生命力和不朽的艺术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