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真的很美 风起有点乏力

来源:皇后国际 发布时间:2021-12-17 发布人:管理员 新媒体栏目: 洛阳
  《风起洛阳》貌似上了多重稳妥,起到IP引流作用的马伯庸,活泼于荧屏的黄轩、王一博、宋茜、宋轶等知名艺人参加的主创阵容,大银幕制造常用的实景搭建,网剧所独有的灵活机动的创作空间,值得竖大拇指的服化道等等,显现出它奔着“爆款”去的野心。
  该剧在开篇就尝试用先声夺人的气势降服观众:告密者父女被杀有着耐人寻味的寓意,大理寺与内卫各自为营,朝廷高官各怀心思,圣人足不出殿却总是一副明察秋毫的高姿态……这种高压环境为男主的进场发明了极好的戏曲氛围,但剧作结构上的精心,并未阻挠男主的言行逻辑频频让人走神。尽管随后的剧情证明,这并不是一个多么复杂的故事,但前期剧情给出的信息太多,有制造烧脑作用的嫌疑。
  黄轩扮演的不良副帅高秉烛,在已播出的剧集当中,每逢遇到人物坚持的时候,总是流露出一副知道所有隐秘的模样,但在与王一博扮演的百里弘毅、宋茜扮演的武思月等主要人物对话交锋时,又总是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许多剧情给人的印象是,事件在高速地工作推动,可是观众看不见人物,人物的情感、动机、甚至个性,都被接连不断的事件冲淡了。
  事件与人物处于“两层皮”的情况,使得观众只能被剧作的外在招引,却迟迟无法进入人物的内心情感世界。高秉烛的故作深重,以及百里弘毅在阿爷身后的颠覆性的孝与爱,都在把观众往戏外推,而非往戏里拉。
  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的,有两种或许:一是艺人未能掌握故事全局,也未吃透人物,艺人的犹疑导致了人物的温吞。二是导演支配了艺人的扮演风格,认为这样处理能强化剧作的悬念,但恰恰是这样的手法,削弱了《风起洛阳》的爽剧特征,造成了不必要的理解妨碍。
  悬疑与推理之所以扣人心弦,在于事件自身的曲折离奇,更在于人物要紧紧依附于事件,保持同一个频率与节奏,故事才会美观。当人物高于事件太多、两者发生疏离的时候,观众就会不由自主地利诱。
  找出杀人凶手以及暗地主使,要从铜料去向和蛇毒来源这两处着手,尽管多头绪也是典型的悬疑与推理故事创作手法,但《风起洛阳》以此来驱动故事,总是给人以不够有力的观感。何谓有力?神都与不良井的反差所带来的“皇城折叠”有力,皇权的居高临下与告密者千奇百怪的动机有力,大风大浪的利益冲突与潜流暗涌的人性之战有力,但《风起洛阳》逃避掉了这些,它是在一个印刷好方格的作文本上“写作文”,天然失去了更深层次的冲击力。
洛阳
  《风起洛阳》在豆瓣上之所以有7分这个不错的分数,并不是它的类型、剧情、扮演所带来的,不少喜欢它的故事与节奏的观众,是因为它是《长安十二时辰》等新类型古装剧的高仿,对美剧节奏有着方式上真假莫辨的学习。
  它真实的亮点,或许是有着1500年建都史、十三朝古都的洛阳,在剧中有着令人动心的呈现,洛阳以它的古都身份“出演”了这部剧,假如剥离掉剧情以及眼下很时髦的古装悬疑“外衣”,它说不定能拿下8分甚至9分的评分。
  马伯庸在承受采访时曾说到,在写作《洛阳》小说时,有一本书名为《隋唐洛阳城——1959~2001年考古发掘陈述》的专业书籍,对他影响很大,这种影响,好像也涉及到剧作。《风起洛阳》对于南市、不良井这两大场景,有着精雕细琢般的呈现。南市的商业繁华,人群的比肩接踵,有着惊人的真实感;穷困破落的不良井,也由有层次的房子、曲折的河水、晾衣的竹竿等等构成共同的东方美学之境。喝醉了的高秉烛在石窟中穿行,那时候的人能够与这些艺术巨作如此亲近,令人羡慕……有这么多美的东西能够欣赏,剧情的瑕疵好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百里弘毅与柳然的婚礼是《风起洛阳》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场景之一,这一情节完美恢复了古代婚礼的程序与礼仪,创作者对此所做的功课,都悄无痕迹又近乎完美地呈现于画面中,包括男跪女不跪,女方用团扇遮脸,两人都穿蓝色等,均有史实根据缘由出处。假如《风起洛阳》能够照此基调讲故事,哪怕不是用悬疑的方式,相信都会让观众信服。
  假如作为一部“城市宣传片”,《风起洛阳》是能够打高分的,对该剧的关注以及评论,最终都会指向目的地洛阳,这会让许多人在去洛阳游玩时,情不自禁想起《风起洛阳》对这座城市的刻画。作为古装悬疑剧,《风起洛阳》在及格分以上,也是各方尽力的结果,这意味着一种老练的制造理念与套路,有了被仿制的或许性。
  但作为有着高期待值的观众,还是希望这样的电视剧在保持对历史文明的高度还原、通过先进拍照技术制造视觉盛宴的同时,还能够把虚拟的故事做到虚虚实实贴得更紧密、更稳妥,带来文明浸润与文娱欣赏这两个不同层面的冲击——尽管前者更重要,但假如后者达不到预期,这是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