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买的手机号为何“难断前缘”?

来源:皇后国际 发布时间:2022-05-11 发布人:管理员 新媒体栏目: 手机 手机号
  近日,广州陈先生手机收到一条“追债”短信:“刘某某……因欠款逾期多次沟通无果,我方团队今天已开车出发前往你户籍所在地和单位别离进行核实……”陈先生很纳闷,刘某某是谁?刘某某的欠款短信怎样发到自己手机上了?打电话问营业厅后才知道刘某某是该手机号的前号主。
  因购买到“二手号码”遭遇短信电话打扰、无法新注册App的用户不在少数,如何才能让手机号“干干净净”回归用户?对此记者展开了调查。
  新买的手机号遭遇“上一任”打扰
  陈先生除了三天两头收到“追债”短信,还时常接到这个手机号的“幽灵”叫车服务。
  “你好,我的车到了,你人在哪?”2022年1月初的一天,陈先生又接到一个网约车司机的电话。“我分明没有叫车,司机为什么打给我?”陈先生奉告记者,现在这个“138”号段中国移动的手机号是2020年12月购于广州天河城某通讯公司,自己从未运用该手机号注册网约车账号。
  陈先生通过网约车客服查询发现,运用该手机号的网约车用户近一年来一直在运用该号叫车,且2022年1月还有一单网约车欠款未缴。
  陈先生表明,自己现已买这个号一年多了,不明白为何前号主还能运用该手机号注册的网约车账号。“假如我自己想用这个手机号注册网约车账号,岂不是还要先帮他还钱?”
  随后陈先生打电话给移动客服,对方表明需要用户自行打电话给App渠道,陈先生很不满,“前手机号主究竟注册了多少个App我也不把握,难道要我挨个打电话给渠道吗?”
  不仅如此,陈先生还发现该手机号的微信账号已被注册。此前就有山东网友表明,自己的手机换号忘记解绑微信,新号主通过短信登录用户微信,向其亲朋骗取了6000元。
  家在湖南的张同学去年来广州上大学后新办了一个新手机号,他就曾接到过自称是该手机号“上一任”号主打来的电话,对方说自己某App的账号还绑定在这个手机号上,有个验证码发到这个手机号上了,要张同学把验证码奉告他。张同学以为无法承认对方的身份,便拒绝了。之后对方还常常打电话发短信过来打扰张同学。
  “二手号码”呈现重大危险
  用户为何会购买到二手手机号?最初购买时销售人员是否奉告?陈先生找到购买手机号的广州天河城某通讯公司,该公司工作人员表明,现在136、137、138这些号段放出来的手机号根本都是二手的,有的乃至是三手、四手的,要想买到全新的,根本都是187、188这些号段。“假如客户没有问,咱们也不会专门说。”工作人员说。
  中国移动广东分公司有关负责人表明,因为手机号码资源的稀缺性,当客户所运用的号码销号之后,会先经过一段时间的冻结,然后从头发放给新的客户运用,依据电信服务标准相关要求,电话号码冻结时限最短为90日。
  广州天河城某通讯公司工作人员说,号码刊出一般分为自动刊出和被动刊出。关于自动销号的用户,工作人员会奉告他们及时免除相关绑定;但关于欠费销号的用户,就会呈现销号后手机号与第三方渠道的绑定没免除的状况。
  深圳市消费纠纷评审专家、北京市东元(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邓永以为,放在曩昔,手机号刊出之后“镇定”一段时间,对后续号主的运用不会有太多影响。但是跟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各种App使用都要绑定手机号,手机号的功能不局限于通讯层面。因而,过了“镇定期”之后从头投放进商场的手机号,有可能仍然保持着与App使用千丝万缕的联络。
  那么手机号刊出后,用户与各大App使用绑定的联络,运营商能否为之解绑?中国移动广东分公司有关负责人表明,已销户手机号码从头放号前,原有的中国移动相关业务均会彻底整理。但号码与其他第三方账号的绑定联络,运营商并不把握。
  记者调查了解到,第三方公司也并不知道该手机号是否在通讯层面已刊出、何时刊出。某网约车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就曾有用户叫了一个距离非常远的网约车,下车之后没有自动付款,之后手机号刊出了、绑定手机号的网约车账号不再运用,该笔车费也迟迟没有缴纳,“咱们会发短信提醒用户付车费,但是真实联络不上也没有办法。”
  这意味着,因为运营商与第三方公司就用户手机号是否已刊出等问题没有建立起沟通机制,不仅约束了新用户正常运用App的权力,第三方公司也遭受到经济损失。
  期待号码“全流程”刊出
  深圳的王女士以为花相同的钱购买到二手手机号有些不值,“我购买手机号时专门问了,工作人员称新手机号和旧手机号在价格和套餐上没有什么区别,旧手机号也并非愈加优惠,但旧手机号却在运用权益上有了不同,我不能接受。”
  邓永以为,回收再利用的手机号在从头启用时,运营商应当保证新用户的利益。运营商对手机号码进行二次销售时,应当奉告顾客该号码是二手手机号,可能会给顾客带来不便或损失,不然就侵犯了顾客的知情权、选择权。
  此外,当手机号新用户在遇到号码被占用等状况时,这意味着顾客的正常运用权被约束。运营商收到新用户的投诉后,应当自动联络第三方渠道,将原用户对应的手机号与渠道免除绑定,避免损害顾客和第三方渠道的权益。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以为,运营商可通过各种方式尽力免除号码之前绑定在App上的业务,可测验和互联网渠道联合起来建立一个系统,用户刊出手机号时同步告诉各大渠道。据悉,有通讯运营商已推出互联网注册整理服务,可整理手机号码在部分互联网企业的注册信息。“也期待更多的互联网渠道参加其中,一起保证用户的正常运用权。”孟博说。